Hi:欢迎来到ManbetX官网   登 陆 | 注 册
分享到:0

所有论文科目分类

ManbetX官网 > 免费论文 > 法律论文 > 法理法史 >

战时保险法制的改革与实践

作者:2016-07-16 15:05阅读:文章来源:未知

  一、战前保险立法进程

  1927 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华商保险业获得相应发展,对保险法规的需要日益迫切,有关保险立法问题逐渐为国民政府和社会人士所重视。1927 年国民政府已有保险立法的主张,着令有关部门草拟保险法。

  1928 年9 月,国民政府金融管理局提出《保险条例草案》,后因金融管理局被撤销而杳无音信。1929 年,国民政府立法院审议《保险契约法草案》,并将原草案名称中之“契约”删除,改称《保险法》。同年,国民政府明令公布《保险法》。此部《保险法》体例结构设有“总则”、“损害保险”和“人身保险”三章,计82 条,内容实质仍为“保险合同法”。无论从名称、体例还是内容来看,此部《保险法》是近代以来基本接近现代保险法立法的一部专门法规。据悉该法内容粗糙,公布后因批评者众多,未经施行。

  1935 年,国民政府立法院商法委员会另行起草《保险法草案》,1936 年立法院第四届第八十一次会议讨论通过,1937 年1 月11 日公布修正后的《保险法》。修正后的《保险法》体例结构设置“总则”、“损失保险”、“人身保险”和“附则”四章,计98 条; 较之修正前1929 年的《保险法》,新设了“附则”一章,增加17 条条文,内容有较大变化。修改内容涉及保险利益的限制,明确损失保险和人身保险的范围,并新增了复保险和保险特约条款方面的规定。

  不仅如此,《保险业法》及其施行细则均同时公布。国民政府早在1933 年4 月,由立法院商法委员会函聘上海保险法专家王效文起草《保险业法》( 草案) ,后又函请上海市保险业同业公会推举行业代表出席审查。1935 年7 月南京国民政府公布《保险业法》,1937 年1 月11 日修正后再次公布。修正后的《保险业法》体例结构设置七章,分别为“总则”、“保证金”、“保险公司”、“相互合作社”、“会计”、“罚款”及“附则”,共80条。该法开篇诠释了保险业的概念: “以损失保险或人身保险为业而设立之团体”,规定经营保险业的组织形式为股份有限公司或者相互保险社。为了加强对保险业的监管,要求保险公司开业申请由实业部( 后为经济部) 核准并依法缴存保证金; 禁止兼营、兼业; 明确主管官署的监督职能; 限制资金的运用等,施行严格的实体监管方式,内容实质为“保险业监理法”。1937 年1 月11 日,同时还公布了《保险业法施行法》。该法对《保险业法》施行细则作出具体规定,计19 条,增加其可操作性。至此,保险法与保险业法分别立法体制正式确立,近代保险立法规模初具。

  但是,上述几种保险法规公布以后并未真正实施。究其缘由,笔者认为,主要在于其中有些条款限制了外国保险公司在中国的经营范围和特权,如《保险业法》规定人身保险只准国人经营,损失保险可华洋合资办理( 第9 条) ; “外国保险公司在中华民国领域以内设立支店或事务所或委托代理人或经纪人时,应呈请实业部核准并依法登记”( 第10 条) ; 限定外国保险公司营业范围在通商口岸( 第20 条)等项,触及到在中国境内设立的外国保险公司的利益,受到外国保险公司的干预和反对,外国保险公司均以本国法律为依据; 加之国内政局总体不稳,没有相应的保证贯彻执行,故而上述保险法规均未能“落地”。然而,上述保险法规的建立,仍然对民族保险业的快速发展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奠定了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基础。

  二、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实践

  1937 年中日战争全面爆发。在特殊的战争环境下,国民政府极为重视发展保险业,1938 年指定保险业为重庆的重要商业之一,提升保险业的地位,对保险法制进行改革与调整,以适应抗战建国之需。由于受战争、经济等国内外因素的影响,国民政府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重点向保险业法倾斜。

  1943 年12 月25 日,行政院颁行《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尽管该法仅有25 条,与1937 年修正后的《保险业法》相比,却是国民政府加强保险业监管机制的重大创新。

  第一,明确保险业的专业性质: “以经营人身保险或损失保险之一种为限”,规定“不得兼营其他事业并应于所用名称中标明某种保险字样,其已成立之保险业如有兼营者由财政部限令改组或结束其兼营之业务。非保险业不得兼营保险或类似保险之业务”( 第2 条) 。

  保险业务的分类实为区隔业务范围,以便主营机关对保险经营予以有效监理。1943 年中国农民银行申请设立中国农业保险公司,原拟业务范围既包括农产物、农林及耕牛暨其他牲畜保险,也包括农民人寿保险。财政部按照《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规定,产物保险不得兼营人身保险,兼顾法令事实,训令中国农业保险公司不必将农民人寿保险列为本身业务。《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颁行后,全安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代理人川康兴业公司、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代理人重庆鼎昌盐号、均益地产公司、上川企业公司、田舍企业社、大道公司、糖业公会、大公商行、中植油厂、裕通行等均依法不得代理保险业务,财政部训令全安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太平洋水火保险公司解除了代理契约。

  第二,明确保险业的市场准入秩序,规定保险业应具备章程、营业计划、保险契约之基本条款、计算保险费及其责任准备金的基础、资金及运用方法,“呈准财政部注册发给营业执照,并依照公司法规定呈准经济部完成公司登记方得开业,其已成立之保险业尚不完成合法手续者应遵照限期补行注册及登记,其期限各以部令定之”( 第3 条) 。

  1937 年修正后的《保险业法》规定保险公司开业应呈实业部( 后经济部) 核准; 而《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作了调整,明确保险公司必须呈财政部核准注册发给营业执照,并向经济部完成登记手续,方能开业。也就是说,战时民营保险事业由经济部移归财政部管理。财政部作为战时保险事业的监督管理机关,鉴核保险公司注册各项文件,审核规章“极为审慎”,往往一再纠正,“需时过久”。1945 年华联产物保险公司未经财政部核准注册,擅自开业,动用股款,并接受分保业务。财政部认为,该公司在筹备期间代办同业分保,无论为代办分保或自行经营,均与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不符,依照修正非常时期管理银行暂行办法第十四条第二款规定,予以处经理人一万元之罚金。又如,华联及保安保险公司尚未呈准财政部注册给照开业,然而与裕国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有分保业务往来,财政部训令裕国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迅即解除与华联及保安保险公司的分保契约。由此可见,战时国民政府对保险业的监管逐步加强。

  第三,明确规定资本充足性及偿付能力的监管,规定“保险业之资本总额不得少于国币五百万元”( 第6条) ,“保险业核定注册后,应于开始营业前按其资本总额依照规定比率数额缴存保证金于国库”( 第7 条) 。

  第四,明确规定保险的监管方式。一种为公示监管,即“保险业应于营业年度终了后将其营业状况连同资金及责任准备金之运用情形投放区域呈报财政部查核”( 第16 条) ,“保险业于营业年度结算或书及分配盈余决议案呈报财政部备案”( 第17 条) ; 另一种为现场检查,“财政部得令保险业报告营业状况,并随时派员检查其营业财产及关于责任准备金之账簿”( 第18 条)。战时财政部派出监督管理小组到重庆全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云信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国农业保险特种股份有限公司等检查业务,检查的重点是保险机构簿籍、账册、表单及有关文件。例如,1944 年12 月财政部派员检查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业务,发现“该公司代理处往来户有黄勉之账。查黄勉之系经纪人,何以入代理人账,应即查明具报。再代理人往来账户结余额九十六万余元,又经纪人往来户共计一百余万元,代理人经纪人往来数额如此巨大,是否系未解保费,抑系其他款项往来”,训令该公司应即查明具报。1945 年1 月,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呈文财政部,“代理处往来账户有黄勉之账,查系记账错误。嗣经转正代理处往来账户余额九十六万余元,经纪人往来账户一百余万元,俱系未解保险费”。从财政部和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往来函件大致可见,战时国民政府对民营保险事业的监管可谓严厉。

  第五,修订保险资金的运用形式,调整保险资金运用比例。就保险资金的运用形式而言,1937 年修正后的《保险业法》规定保险资金可运用于银钱业存款、信托存款、以担保确实之有价证券为抵押之放款、人寿保险单抵押放款、以不动产为第一担保的放款、对公债库券及公司债的投资、对不动产的投资等七项。《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除了增加对生产事业的投资之外,还强调保险资金仅存放国家银行和国营信托机关储蓄存款。这说明战时国民政府对保险资金运用监管进一步加强。就保险资金运用比例而言,1937 年修正后的《保险业法》仅规定,对于不动产之投资,“不得超过资金及责任准备金总额三分之一,但营业用之房屋,不在此限”; 保险资金运用“应至少以总额百分之八十,投放于中华民国领域以内”。

  总体来看,其规定比较粗放。抗战时期,国民政府调整了保险资金运用的比例,人寿保险单抵押放款和以担保确实之有价证券为抵押的放款按照管理银行放款关系办理,投资公债库券部分不得少于资金及责任准备金总额1 /4,以不动产为第一担保之放款和投资不动产合计不得超过资金及责任准备金总额1 /2,投资生产事业不得超过总额1 /4。

  由此可知,战时国民政府已意识到保险融资投资的职能,着手改革保险资金的运用方式和运用比例,进一步加强保险资金的监管力度,便于资金运用风险控制。例如,裕国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向义昌盐号放款1000 万元,为数过巨,与《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不合,财政部要求裕国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应即收回具报。

  除此之外,财政部还责令该公司收回对中央工校信用放款26 万元,究其缘由是“核与规定不符”。中国农业保险特种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盐运3233 万元,为数甚巨,“超过资金及责任准备金总额四分之一”。财政部责令该公司陆续收回超出规定之投资数额。又如,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定活期存放中国通商银行国币1267. 5 万元,云南云信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金存放侨民银公司、劝业银行、昆明县银行,兴华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资金存放上海聚兴诚银行,均与《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第十条规定应存放于国家银行和国营信托机关不符。财政部训令上述公司应即移存国家银行或国营储蓄信托机关,并要求将存放机关日期、数额和存单号码报送财政部,以便备查。更值得一提的是,战时国民政府引导保险资金投资公债库券和生产事业,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战时经济困难,扩大抗日生产,有助于抗战建国。例如,重庆全安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政府证券,仅有乡镇公益储蓄证券数千元,并未投资公债库券,“与规定数额相差甚远”,1945 年3 月财政部训令该公司依法补购政府公债库券。重庆全安产物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回应,由于“公债库券因保险同业公会正在摊派中”,故未先行购置,但如摊派不足,“自应逐步购置满额”,以符规定。又如,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资金股本为1000 万元,仅投资公债33 万余元。故财政部为该公司算了一笔账: 除缴保证金100 万元外,其余900 万元所提责任准备金7 万元,依法应提四分之一,计226 万余元投资公债库券。其与《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规定相差甚远,故财政部训令太平洋水火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逐渐购置足额。根据《中央银行昆明区昆明分行检查云信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报告书》透露,该公司未投资公债库券和生产事业,1945 年财政部责令其注意办理,以符法令。

  总而言之,《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尽管仅有25 条,却对经营保险业务的条件作了比较全面和严格的规定,是国民政府加强保险业监管机制的重大创新。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具体执行《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国民政府将“管理办法”有关内容加以具体化,1944 年5 月公布《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施行细则》( 十五条) ,6月公布《保险业代理人经纪人公证人登记领证办法》。至此,抗战时期保险法律法规体系得以形成。

  三、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历史原因

  上文阐述了国民政府开展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内容。进一步分析,促使国民政府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历史原因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大致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战时大后方保险业发展是推动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根本原因。尽管抗战之初包括水险、运输险、人寿保险等保险业均饱受战争的不利影响,非但不能进一步展业,且其原有业务也难以维持。然而到了抗战中后期,大后方华商保险业抓住国都迁移、沿海民族工业内迁等历史机遇,开启了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进步。尤其是重庆保险机构由战前的十余家迅速发展到1945 年的53 家,成为大后方保险业的中心,保险业务范围和规模不断扩大,呈现战时繁荣局面,在中国近代保险史上抒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正如杨德昌1944 年所言,“我国自抗战以来,保险事业,日形发达,保险数额,年有增加,因之,最近新公司之成立于陪都者,几如雨后春笋,大有蓬蓬勃勃之势,此诚为我国保险事业发展的好现象”。相对于战时大后方保险业发展态势而言,保险法制建设明显滞后。前已所述,1937 年所公布的修正后的《保险法》、《保险业法》和《保险业法施行细则》并未真正付诸实施。1937 年~ 1942 年期间,仅有单行法规和业务办法问世,缺乏较为系统的保险法律法规。由此可以这样讲,抗战初期保险法制环境缺位、政府监管缺位,束缚了国内保险业发展。

  第二,保险具备融资投资的职能,而战时国民政府急切需要促进融资投资。因此国民政府鼓励和扶持保险业的发展,以适应抗战建国之需。1938 年,国民政府指定保险业为重庆的重要商业之一,提升保险业的地位,着手保险法制的改革与调适。

  第三,战前保险纠纷逐渐涌现,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国民政府加强保险监管法制建设。1934 ~ 1935 年期间,谎报死亡诈骗寿险赔款案、两叔谋杀亲侄图骗人寿保险万余元惨案在广州多次发生。1936 年,根据《保险界》记载,“数度发生货栈放火图赔险银”,设计放火图赔、商店纵火图赔、堆栈纵火图赔、繁华服装公司纵火图赔案等在上海、武汉、福州各地涌现,大批纵火诈财犯被拘。同年,上海发生“义大利银行经理平杜被控图骗盗窃险款”案。1937 年,国民政府济南市公安局宣称: 时有奸商因营业赔累,冀图赚取保费而藏匿保险牌照,私行纵火。保险纠纷逐年增多,并且利益冲突大、涉及面广,法律规定又相对滞后,影响了保险业的发展,保险契约失效率不断增高。其不良影响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如汉市各界请严惩纵火图赔,向国民政府建议,“请定单行惩治办法,从严办理”。《保险界》发表短评,以通易信托公司停业为案例,呼吁保险业法制施行。保险业发展需要良好的法制环境。国民政府实业部1937 年拟设立全国保险监理局,实施监督管理,后因抗战爆发而搁置。如此种种在一定程度上孕育了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

  四、结论

  上文阐述了南京国民政府1927 ~ 1937 年保险立法的进程,探讨了战时保险法制改革与调适的情况和历史原因。从中,我们可以获得一些启示。第一,国民政府在抗日战争时期,看到了大后方保险业经营情况的复杂面相,认识到加强保险业管理的必要性,而且为制定保险法做了不少工作,先后制定颁布了多种保险法规和条例。《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施行细则》和《保险代理人经纪人公证人登记领证办法》是抗战时期国民政府制定的较为系统的保险法令规章,作为非常时期处理保险事务的基本规范,起到保险基本法的作用。第二,在特殊的战争环境下,国民政府实施了《战时保险业管理办法》及其施行细则等,规范火险、水险、人寿保险单基本条款,使各种保险合同的主要内容趋于标准化,给予保险业有效的管理和监督,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战时大后方保险业的发展。可以说,在战时保险法制改革的影响下,大后方保险业取得了较好的发展,从而促进战时经济振兴。

最近相关

最新更新

热门推荐

[文学理论]浅析民间美术造型元素的现代审美
我国民间美术的发展历程已经延续了数千年之久,民间美术属于民间传统文化的重要构成部分之一,并备受社会各界的广泛支...[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普通高校公共艺术教育的课程体系研究
一、引言 公共艺术课程是为培养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需要的高素质人才而设立的限定性选修课程,对于提高审美素养、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应用型人才培养模式下的文学理论类课程教改探索
近年来,以二、三本院校为主的应用型本科教育普遍重视实践教学,强化应用型人才培养,将实践教学作为培养学生实践能力...[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散文翻译中的美学问题
散文的定义可从广义和狭义两方面来说,广义上讲,散文是一种与诗歌相对的文学体裁 ;从狭义上来说,是一种与诗歌、小说...[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心理应用对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0 前言 对于 CI 设计,有些人还不熟悉,事实上CI对企业品牌的塑造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CI作为企业形象战略,有其不可低估...[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色彩艺术的心理效应研究
色彩在艺术家的手中,不仅是单纯的描绘与填充工具,而是表达艺术家内心世界的重要表现形式。这种心理的表达描述着人们...[全文]
[文学理论]边缘文化身份下的杜拉斯自传体小说研究
摘要 作为法国最具有争议的女作家玛格丽特杜拉斯,无法归类是杜拉斯最为明亮的一个标签,这一标签闪现出了杜拉斯的边...[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社会美育系统
一、 少数民族宗教艺术的美学表现 (一) 少数民族宗教建筑的美学形式少数民族宗教建筑艺术的美学表现指宗教建筑的形体视...[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社会转型期传统民间美术的现代变迁
在我国恢弘、悠久的民族文化中,民间美术以其多姿多彩、种类繁多而占有重要的位置,是一切美术形式的源泉。中国民间美...[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生活用品在装置艺术中的运用
极简主义将传统艺术带进了死胡同,艺术家们开始探索艺术新的发展道路,干脆摈弃传统架上绘画的创作材料,直接以身边的...[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师范美术教育中学生美术技能的培养
美术专业教育的重点内容之一即为美术技能。而师范类的美术教育更要突出师范性,培养学生教书育人的能力。全方位兼容技...[全文]
[文学理论]浅析师范专业美术教学团队的特点
师范类美术专业教学是一个独特而又新颖的专业教学。它不同于音乐、 舞蹈等专业教学;音乐和舞蹈的教学伴随着音乐的开始...[全文]

热门标签